市场似乎已经许久未听到关于电子烟的消息了,而最近电子烟的热度似乎又被点燃,相关概念股掀起涨停潮——而这波行情背后或与思摩尔有关。“电子烟”第一股思摩尔国际首日上市高开125.81%,在电子烟行业前景黯淡时,思摩尔的资本表现似乎说明电子烟依旧能赚钱。但从短期来看,政策依然是电子烟行业发展最大的阻碍。

7月10日,“电子烟”第一股思摩尔国际首日上市高开125.81%,截止收盘涨幅150%,总市值1780亿港元。

此时距离2019年11月1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电子烟线上禁令已过去八个月,市场已经许久未听到关于电子烟的消息了。行业寒意之下,全球最大的电子雾化设备制造商,思摩尔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摩尔)在此时选择了赴港上市。

颇令人意外的是,虽然电子烟饱受争议,但思摩尔依然受到了投资者的热捧。在招股阶段,思摩尔录得115倍超额认购,冻资金额超过1000亿元,上市首日市值便超过了1600亿港元。思摩尔的上市显然给了被当头一棒的电子烟行业一针提振剂,但对于电子烟公司来说,线上禁令带来的影响始终是绕不过的问题,这无疑让思摩尔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

思摩尔的资本盛宴

在深圳宝安区沙井、福永两个偏远街道有上百家电子烟生产商,全球有约90%的电子烟都诞生于此,这片区域因此有“雾谷”之称。

2009年成立的思摩尔,正是深圳市宝安区那一批代工厂中最成功的一家。十年下来,思摩尔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电子雾化设备制造商,2019年占总市场份额的16.5%。

最初电子烟为“戒烟”而生,但最终让诸多资本加码的却是烟草行业的暴利。实际上,电子烟早已在国外盛行并成为一种潮流,而国内直到2015年才有渐起之势,2018年在资本的助推下,电子烟成功站上了风口。各路大神纷纷转换跑道加入电子烟的创业潮,比如罗永浩、同道大叔、前小米12号员工钟雨飞、原滴滴Uber事业部总经理汪莹等。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一年就有10个电子烟项目完成快速融资,其中不乏IDG资本、真格资本等明星投资机构入局。而在风口之下,作为电子烟制造商中的龙头企业,思摩尔大受资本追捧。

思摩尔的前身是拥有过爆发式增长业绩的麦克韦尔,该公司主营电子烟代工,客户有日本烟草、英美烟草等国际烟草巨头。2015年麦克韦尔曾在新三板挂牌,120.8%的年复合增长率,加之烟草行业的高利润——爆发的业绩使其在不到3年的时间内,股价从挂牌时的9.67元涨到最高124元。

在资本盛宴下,思摩尔却在2019年6月在新三板除牌了。

而就在不久之后,原本如火如荼的电子烟行业突然熄了火。众所周知,2006年,央视曝光如烟戒烟效果造假,电子烟安全性及监管问题被推上风口浪尖,国内市场销售大幅受挫,如烟不得已放弃国内市场,全部转为外销。

而在10年以后,电子烟再度面临监管之手。

2019年11月1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合一纸网售禁令《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规定各类市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敦促电商平台及时关闭电子烟店铺,并将电子烟产品及时下架。

突然而至的线上禁令,一次性重创了电子烟创投圈,所有线上销售渠道立即被关闭,从品牌商到代工厂陡然之间都陷入危机,头部企业频出裁员风波,电子烟一下子被“打入了冷宫”。

数据显示,思摩尔2019年Q4的净利润环比下滑超55%,而在前两个季度中,环比增速处于40-50%水平,这说明公司业务已明显受到政策冲击。

电子烟饱受争议,为何思摩尔依然受到了投资者的热捧?

不过,大环境至此,“麦克韦尔”也没有改变继续扩产的计划。招股书披露,麦克韦尔此次募集资金约为60.53亿港元,其中50%用于提高产能,包括在广东江门、深圳建立产业园;25%用于在新生产基地实施自动化生产等;20%用于投资研发,包括在深圳设立集团级研究院等;5%用于拨付企业运营用途。

在招股书上,麦克韦尔用超过30页的篇幅阐述了行业和公司面临的风险因素。

这些风险包括:美国烟草制品法规可能对业务造成重大不利影响;电子雾化行业法律法规的实施或增加公司成本;如果医疗界确定电子雾化设备的使用会造成长期健康风险,那么电子雾化设备的市场需求可能大幅下降。

并且2020年蔓延全球的疫情对思摩尔的影响也很大,前四个月产品销售下降3成以上,如今在政策未明的情况下,电子烟饱受争议,但思摩尔依然受到了投资者的热捧,这是为何?

从年度增速来看,近3年思摩尔的营收都保持着120%左右的匀速增长率。2016年至2019年,思摩尔国际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07亿元、15.65亿元、34.34亿元和76.11亿元。净利润上分别为1.06亿元、1.89亿元、7.34亿元和21.74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73.5%;毛利率上也在逐年走高,分别为24.3%、26.8%、34.7%和44%。

财务数据强劲无疑是思摩尔招股书上最大的亮点。不过,思摩尔毛利高还有发展毛利更高的含陶瓷加热技术的电子雾化设备。

电子烟的核心在于雾化芯,雾化芯决定了产品的烟气还原度、漏液率、冷凝率、无油炸、低有害物质排放等重要指标,经过多年研究,2016年思摩尔第二代Feelm陶瓷芯面世,2018年开始大规模量产,而含有陶瓷加热技术的电子雾化设备拥有最高的毛利率,这也是同年净利润大增的主要原因。不过,在经过2018年的爆发后,其净利润增速却在2019年出现下滑,2020年上半年又受到疫情影响,预计增速难以恢复到18年的水平。

政策仍是电子烟最大阻碍?

虽然思摩尔是全球最大的电子雾化设备制造商,但这一门槛却并不算高。据招股书,电子雾化市场的前五大参与者中市场份额仅30.5%,不及一半,且行业的大部分制造商为中小型企业。

国际全球发售路演上,有投资者问:“通用型代工企业如立讯精密进入后,如何看待公司竞争优势?”思摩尔表示,新进入者短时间不具备公司深耕的陶瓷雾化器核心技术的能力与基础芯片式的能力。

然而实际上,电子产品代工制造业,往往并不存在太深的护城河。

从短期来看,政策依然是电子烟行业发展最大的阻碍。 虽然思摩尔位于中国,但过往几年其业务却主要在海外开展。

招股书显示,2016至2019年,美国市场为思摩尔均贡献了五成左右的销售收入。2019年来自美国的营收比重已降至21.8%,而来自中国的营收提高至20.9%,与美国平分秋色。

就思摩尔最大的销售市场美国来看,一方面要求所有电子烟产品上市销售前都要经过PMTA审核,一般审核周期长达2年,耗资2000万美元,另一方面,自2月6日起,美国又禁止销售调味型封闭式电子雾化器(烟草或薄荷醇香味除外),2019年,在思摩尔销往美国的封闭式电子雾化设备中36.4%为调味型,占总营收约9.4%。

在市场普遍认为电子烟行业前景黯淡时,思摩尔证明了电子烟依旧能赚钱。但在严格监管下,电子烟很难实现大规模的爆发增长。在电子烟跌入风口的当下,无疑让思摩尔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